• 498米!最长地铁站将建成 2019-11-07
  • 世卫将“游戏障碍”列为新疾病 哪些症状可被确诊? 2019-11-07
  • 陕西·志丹“延安苹果”推介会在北京召开 2019-11-01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2019-11-01
  • 我要讨干嘛?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2019-10-23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9-10-22
  • 尽力打好每一场球(奥运大点兵·男篮)  2019-10-22
  • 回复@跟踪追击:咱从来没认为西方民主有什么好! 2019-10-21
  • 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10-21
  • 新时代湖北讲习所:讲学成一道风景,做实成一种自觉  2019-10-20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10-20
  • 贵州官方宣布曼萨诺离任 佩特莱斯库出任新主帅 2019-10-18
  • 这些最平常的东西竟然最养人 滋补身体健康生活-美食资讯 2019-10-18
  • 历朝历代的更替,又说明了什么呢? 2019-10-18
  •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10-15
  • 小说520 武侠修真 霸爱成欢 96大结局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表图: 96大结局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广西快三计划 www.ksynj.com 小说:霸爱成欢| 作者:昕玥格| 类别:武侠修真

        白雅梅一下子站起身来,来不及穿上披风,已经夺门而出。也许是太过兴奋,白雅梅没有注意到绿儿微变的神色。

        生怕白雅梅摔倒,白夫人赶忙追了出去,得知女婿归来,白夫人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落了地,颤悠悠地迈着步子紧紧跟在女儿身后。

        见白雅梅未穿披风,嫣然赶忙进屋取了披风,绿儿却眼中含泪,拉住浅笑,催着嫣然动作快一些。

        浅笑最是敏感,发现绿儿神色不对,心里咯噔一声,紧紧拉住绿儿手臂:“出什么事了?”

        被浅笑一问,绿儿眸中泪水终于抑制不住,如泄洪之水,瞬间崩溃:“将,将军,将军…”

        绿儿呜咽着话已然说不清楚,但只觉告诉浅笑,必须快些追上白雅梅才好。

        想到这里,浅笑再也顾不得其他,提起裙子向着白雅梅离开的方向奔去,寒风在耳边呼呼吹过,浅笑脑海中不时闪现着明枫灿若春阳的微笑,不时闪过白雅梅茶不思饭不想的憔悴容颜,心中一个声音强烈呐喊着:不要,千万不要有事!

        当浅笑疾步赶到前院时,远远看到白雅梅与白夫人站在走廊前,心中一喜,赶忙追上前去,谁知还未说话,便被眼前那刺目的白色所摄!

        偌大的院子里,此时站满了全身缟素的将士,人人面目凝重,眼露凄色。腰间的白长带随风而起,在寒风中微微哭号。

        明枫站在最前方,亦是身着丧服,头盔上系着一条细长白带,左脸颊上斜斜挂着一条红色伤痕,一双红肿的眼睛在伤痕下更加触目。浅笑心中一紧,提着裙子的手紧紧攥起,指节煞白,却是一步也走不动。

        顺着明枫微微低垂的视线,看到的是一口黑色漆木棺材,棺材并未完全钉钉,棺盖上覆着一面红底黄字的旗子,龙飞凤舞的“洛”字分外张扬。

        白雅梅脑袋一蒙,已经没有了一点思想,一双茫然空洞的眼睛紧紧盯着那口棺材上的洛字,阵阵冷风吹过,旗帜如水面波纹一般,黄色洛字微微浮动,果真如龙飞如凤舞。

        棺木四周聚集着将军府的下人们,良管家老泪纵横,颤巍巍的身子摇摇欲坠,若不是孟骏死死拉住,早已瘫软在地。

        一众下人们亦是满脸泪痕,几个贴身侍奉过洛离的小厮,早已经呜咽着难以自已。但此时,所有人都已住了哭声,怔怔地望着闻讯而来呆呆站立半晌的白雅梅。

        “明枫,这,是谁的棺木啊,怎么,抬到了将军府?快,快些抬出去,快?!毙媵?,白雅梅煞白的脸颊上浮现一个随意的笑容,轻柔却黯哑的声音伴着冷风散到四处。

        即便早已猜到了结果,但她仍然不肯相信。

        扑通,扑通。一声又一声膝盖触地的响声传来,眨眼间,院中几十个素衣白带的将士们齐刷刷跪倒在地,那从未惧怕过任何敌人的汉子们,此时全都热泪盈眶,嘴角微微抿起,活像失去父母的孩子。

        “夫人,明枫,对不起您!”明枫双膝下跪,一手撑地,一手持剑,不知哭过多少次的眼睛再次凝满泪水,滴滴热泪滚落在地,溅起细细的尘埃。

        “夫人,对不起,将军他…”

        “明枫!住口!”不等明枫说完,白雅梅发疯一般地怒吼出声,一双小手紧紧攥起,长长的指甲嵌入肉中,即便她心中万般不愿,但眼睛却是不由自主地向着那口棺木看去。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的…”白雅梅声声低喃,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样的三个字,他说过会陪她一辈子,会爱她一辈子,怎么可能会提前离开?他还说过能够娶她是他一辈子幸事,他们在一起相处才短短月余,他怎么舍得离她而去?还有他们的孩子,他甚至都还不知道他有了孩子,他怎么能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见一面,就这样撒手人寰?

        不会的,她不相信,不相信。

        白雅梅一个箭步冲到棺木之前,双手猛然将上面覆盖的洛家军军旗扯下,纤纤素指扒着棺盖的一丁点缝隙,修长纤细的指甲被漆木划伤,留下丝丝血渍,可她仍浑然不知,继续卖力地扒着棺木,她要亲眼看看他,他是在跟她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初见到棺木,白夫人浅笑嫣然等人早已经哭成了泪人,看见白雅梅悲伤不已连自己的身子都顾不得了,心中更加悲戚。

        “女儿啊,人死不能复生,你,你要节哀啊?!卑追蛉死“籽琶肪∈茄康氖?,同嫣然一起把她从棺木旁托开。

        “不,娘,他没有死,没有死,娘,你放开我,让我看看他,让我看看他啊,娘?!卑籽琶坊游枳潘执影追蛉嘶持姓跬?,再次攀上冷冰冰的棺木,听着她凄惨悲哀的哭号,白夫人心痛如刀绞,她似乎能看到当年自己在夫君棺木旁痛哭的情景,曾几何时她也如同白雅梅一样,她哪里肯相信,那棺木中静静躺着的男子,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夫君!

        浅笑抹了一把眼泪,拉起跪在地上闷声垂泪的明枫,眼眸中无限悲戚:“那里边不是将军,对不对,对不对?”

        明枫被浅笑拉的身体晃了几晃,最终崩溃倒地:“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照顾好将军,是我,是我…”

        “明枫!”白雅梅身子一晃,双膝虚软,瘫倒在地,不住地哭啼已经耗虚了她不少体力,再也不能支撑着走到明枫面前,但说话间却凝聚了她所有体力,震慑不容拒绝:“开馆!我要亲眼看看他!”

        “夫人,将军他,他…”明枫咬着嘴唇,不忍再说下去,待触到白雅梅决绝的眼神时,终于鼓足了勇气,坦白道:“将军身陷敌营,被数十人围攻,不仅,不仅身受多处剑伤,就连,就连脸上,脸上也…夫人,将军的面目,已然分辨不出…”

        分辨不出?白雅梅心中陡然一沉,双手死命揪住自己心口,只觉那里疼痛难忍,似刀割,似剑戳。

        众人听到明枫的话,亦是失声惊呼,洛离战死身亡对他们已是沉痛的打击,现在又听到他们心目中战神一般存在的洛离,竟然连面目都已分辨不出,简直是痛上加痛!

        须臾,白雅梅突然眼前一亮,紧紧抓住明枫手臂,眸中带着一丝侥幸一丝希望:“分辨不出吗?那里边有可能不是他,对不对?快,将棺木打开,让我看看,里边的不是洛郎,不是他,不是他!”

        明枫也希望里边的人不是洛离,但是即便不能看到他的面孔,单从那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盔甲,他也能断定那就是洛离。

        明枫还欲再劝,但心中也知道,若是不能让白雅梅亲眼看一眼,恐怕她是不会相信的。只是若真的看到了那棺中的人,对她,又该是多大的打击?

        “打开吧?!迸钠⑿?,白夫人最是清楚,虽然担心她身子,但还是开口让明枫打开棺木。

        明枫咬了咬唇,挥了挥手,棺木旁跪着的四个兵士立即起身上前,将棺木上的钉子启开。

        眼看那棺盖已经松动,白雅梅连忙起身,疾步走近几步,待离棺木两步之遥时骤然顿住,双手紧握,唇角紧紧抿成一条线。

        须臾,棺盖在兵士的合力之下,缓缓抬起,一寸,两寸,白雅梅怔怔地迈着步子,视线顺着棺木打开的一点点缝隙探进去。

        血,触目惊心的血,满脸满头的血!

        白雅梅双手颤抖,情不自禁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将哭声死死压在心底。

        随着棺木打开的缝隙愈加宽阔,白雅梅的视线从棺中人的头慢慢向下移动,额头,眉眼,鼻子,嘴巴,下巴,甚至连脖子上,全都是血迹,正如明枫所言,整个五官已然分辨不出。

        但白雅梅终究还是确认了他,就是洛离!

        身上的盔甲,即便千疮百孔,但她一眼便认出那是洛离出征前她亲手为他穿上的黑金色铠甲。

        忽然,一抹耀眼雪白映入白雅梅眼帘,白雅梅全身力气突然凝聚到腿上,一步跨上,伸出手来,颤抖着覆上他的手。

        那手里,紧紧攥着一方凝白的雪缎帕子,帕子上带着星星点点血渍,将帕子边角上绣着的一支白梅映衬的分外夺目!

        那帕子,不是她亲手为洛离绣的吗?

        “真的是他,真的是他!”白雅梅双手抚上血渍斑驳的棺中人,心中仅剩的一点希望被那抹雪白淹没,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痛苦,哭声骤然响起,寒风中悲戚如鸿雁,泣血如杜鹃。

        白雅梅这一声啼哭,似是激起湖面万千波纹的石子,一时间,庭院中聚集的所有人终于放开嗓子,将心中无限哀楚尽情发泄。

        再次面对如斯场景,白夫人已然经受不住,昏厥过去,嫣然绿儿惊呼一声,将她紧紧搂在怀中,一边抹眼泪,一边掐人中,半晌白夫人才慢慢醒转,老少三人顿时哭作一团。

        浅笑惦记着白雅梅身子,生怕她动了胎气,疾步赶到白雅梅身边,将她搂入怀中,轻声劝慰。

        余光情不自禁地扫过棺中,浅笑心中一惊,那触目惊心的红色让她永生难忘!

        此时,棺盖已然完全打开,棺中人的确已然面目全非,不能辨认,但那一身铠甲却是不容置疑的,正是洛离一贯穿着的。腰间佩戴着的长剑,已经残缺不堪,足见战斗何其激烈。

        棺木四周铺满了大块冰块,幸而现在已是冬季,又有冰块降温,棺中尸首未见**,但也隐隐散发着一丝腥臭气息。

        从前线一路送回,棺中人已然逝去七八日,浅笑知道,若是再不入土,只怕真的要腐臭了。

        “姐姐,将军已然走了,你,一定要注意身体啊?!笔栈厥酉?,浅笑紧紧搂着白雅梅哭成一团的身子,劝道:“将军走了,你还有你们的孩子啊,姐姐,为了孩子,你也得保重身子!”

        许是浅笑的话起了作用,白雅梅颤抖的身子慢慢平静下来,轻轻推开浅笑的手臂,向洛离的棺木靠近。

        白雅梅伏在棺木上,伸出一只手去覆上了那满是血渍的脸庞,血迹早已干涸,摸在手上硬硬的生疼,白雅梅抽了抽鼻子,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似的,仍然轻轻抚着他的脸颊,嘴角也扬起了一个笑容,好像洛离在眼前一般,慢慢续着家常。

        “洛郎,你回来了?你知道吗,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惦记着你,想着你,现在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院内众人慢慢止了哭声,静静地听着白雅梅叙话,这情景,同平时她与洛离面对面说话时并无二样。

        “洛郎,我有件喜事要告诉你,你知道吗,我们有孩子了!”白雅梅呜咽了一声,用手背捂了一下嘴,待手拿开,笑容再次浮现:“洛郎,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听你的话,一定会坚强的,放心吧,我会好好把孩子养大,让他跟你一样,勇敢,坚强?!?br />
        手从洛离的脸庞上恋恋不舍地离开,白雅梅后退了几步,轻声道:“嫣然,准备新衣,我们,给将军换上新衣?!?br />
        “是?!辨倘怀檠柿艘幌?,带着两个小丫头踉跄着跑回房间取衣服。

        浅笑拿出怀中的帕子,为白雅梅擦拭着手上的血迹,白雅梅微微躲开,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甲劈裂,指尖上血迹斑斑,此时早已凝固干涸,手心里带着方才抚摸洛离脸庞的血丝。白雅梅凄然一笑:“洛郎,这手上有我的血,也有你的血,我怎么,舍得擦掉…”

        浅笑闻言,为她擦拭的动作顿时停住,扭过头去咬着唇低声落泪。

        此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夫人突然站起身来,脸色凝重,急问明枫:“将军,是怎么去世的?”

        听到白夫人的问话,白雅梅脑中一个机灵,出征前洛离对她说过的话,一句一句在脑中闪现:“你父亲是被升平公主陷害致死的”“这些是升平公主的罪证,定要保管好”“这次出征希望能够将事情解决”

        将事情解决?难道是升平公主吗?

        明枫看了看身后众人,见都是可靠之人,才开口说道:“出征前,将军曾经跟我商议过,一定要留心升平公主。本来已经定好计策,谁知,当日将军率兵同公主出战迎敌,等我再率兵到达时,将军就已经,已经…升平公主亦是倒在血泊之中,幸好有冷涛在旁护卫,公主才得以保全性命,但是也身负重伤?!?br />
        升平公主也受伤了吗?难道是二人对峙?

        “升平公主如何受伤?”

        听到白雅梅问起升平公主,明枫显然明白她担心什么,忙道:“夫人放心,将军与公主是半路遇到了敌军伏击?!?br />
        白雅梅这才叹了口气:“遇到了敌军,洛郎,你明知她罪不可恕,却还舍身相救…”

        说话间,嫣然已经为洛离取来了新衣,那是这些日子白雅梅为他准备的棉衣,本打算新年时用的,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时候用上了。

        白雅梅伸手抚着新衣上大红的云纹,感受着线路起起伏伏的触感,只觉得心里同样难以舒展。

        明枫同孟骏等人一起,将洛离的棺木抬入了前厅中,此时前厅已经布置了灵堂,白夫人伤心过度,已由绿儿搀扶着回了房间休息。

        白雅梅将众人留在外面候着,只带了浅笑嫣然二人进屋,为洛离更换新衣。

        棺木中用来降温的冰块已被取出,洛离手中的帕子也已经被白雅梅轻轻拿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人去世后肌肉松弛,白雅梅并未用力便将那帕子取了出来。

        也未嫌弃帕子上沾染的血迹,白雅梅小心地将帕子叠放整齐后,又用自己的帕子包起来,放到了袖子里。

        浅笑嫣然已将洛离身上残破不堪的盔甲取下,当盔甲离开身体的那一瞬间,三个女人皆是一惊,盔甲下的身体哪里还有一处完好,鲜血浸满了洛离的整个身子,那件白色里衣也已经千疮百孔,像是一条又一条的布带缠在身上。

        白雅梅平静的脸庞终于崩溃,痛哭失声,如此惨烈如此不忍直视的男人,就是她日思夜想的洛郎啊,他到底遭受了多大的折磨,竟然连身上都没了一块好地方。

        浅笑嫣然想要劝她保重身体,可是话到嘴边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白雅梅同洛离走过的一点一滴,她们是亲眼看着的,白雅梅如此悲伤,她们怎么会感受不到?

        毕竟有身孕在身,白雅梅即便再悲痛,也时刻记得那晚洛离托梦跟她说的话,她一定会坚强,一定会好好照顾孩子的。

        念及此处,白雅梅终于止住了哭声,伸手为洛离脱下身上的里衣。说是脱下,还不如说是扯下,去世七八日,又有冷冰在侧,那些血迹早已干涸冻到一起,连带着衣衫一同凝固。

        白雅梅似乎都能听到衣衫与皮肉分开时的撕拉声音,手上动作不停,脑中洛离浴血奋战的场景片片闪过,如同身临其境。

        上衣下衣慢慢褪下,每撕下一片,白雅梅都会凝神看上半晌,手中已然鲜红的布条,是她心爱之人的血迹。

        突然,白雅梅美眸圆睁,拿着手里的布条翻看了好几下,待发现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时,白雅梅急迫的将其他撕下的布条来回翻着,一块一块抖开,仔细辨认。

        她这突然的动作,震得浅笑嫣然一惊,以为白雅梅忧思过度,犯了癔症,赶忙将她拉起来。

        白雅梅却使劲挣开二人挟制,一边继续翻找一边大声命令二人:“快来找找,将军的衣服都是我亲手做的,每件衣服的胸口都绣了一支白梅,就像这样的,你们快帮我找找?!?br />
        说着,白雅梅从袖中将那块从洛离手中取下的帕子拿出来,抖出那支白梅展示给浅笑嫣然看。

        浅笑嫣然只看了一眼,便记住了形状,那支白梅,白雅梅经常绣在自己衣服上,现在又绣在了洛离的衣服上,她们似乎也猜测到了什么,赶忙蹲下身子,从那一块一块破烂不堪的布条中,仔细翻找着白梅。

        即便衣服已经被撕烂,但是那支白梅足足有手掌大小,不可能一点痕迹也留不下。

        可是,姐妹三人,整整找了一炷香的功夫,终究还是没有找到一点类似于白梅的东西。

        “小姐,这些布条我们已经找了三遍了,什么都没有?!辨倘惶鹂薜暮熘椎拇笱劬?,怔怔望着白雅梅,难道,这个人真的不是洛离?

        “姐姐,会不会是将军换了衣服?”浅笑将手里的布条扔下,洛离出征在外月余,换下了别的衣服也是有可能的。

        “不,不,洛郎说过,只穿我给他做的衣衫?!卑籽琶泛业胤艘幌率窒碌牟继?,看向棺中人的神色变了变:“每一件衣服上我都绣了梅花,就连袜子上也…”

        对,袜子!

        白雅梅猛然站起,来到棺中人足部,伸手将那双靴子扒下来,衣服有可能换,但袜子不会!衣服上已经千疮百孔,但鞋袜不会破!

        果然,那双袜子上只沾了点点血迹,根本没有破坏一点。

        白雅梅盯着袜筒翻了两遍,也仔仔细细地确认了两遍,那上边,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

        “明枫!明枫!”

        白雅梅向着外边急声唤着明枫的名字,她要问清楚,洛离究竟有没有换下衣衫。

        听到厅内的呼唤,明枫三两步跨了进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孟骏和良管家。

        白雅梅来不及说明,将明枫详详细细地问了个遍。果然,结果正如白雅梅所料,洛离根本没有穿过军中将士的衣服,白雅梅为他准备的衣衫全都特别放到了随身携带的木箱中,这点在良管家处也得到了证实,是他亲手为洛离收拾的行李。

        “是了,这就对了,这个人,不是洛离!”白雅梅激动地双手抚上棺木,看向里边的已成血人的尸首,心中无限感激。

        “不是将军?不是将军?”明枫孟骏等人听到白雅梅的论断,不禁惊呼出声。待听到她下决断的原因,心中那一丁点怀疑,顿时烟消云散。

        只是,若这个人不是洛离,那真的洛离究竟在哪里?难道是明枫他们收尸的时候弄错了?

        明枫一口否认,当时战场上除了这一具尸体外,再没有别人穿着将军样式的铠甲,毕竟洛离的铠甲在洛家军是独一件的!

        “跟将军一起出战的人,还有活着的吗?你们到时,升平公主如何了?”白雅梅坚信这件事定然与升平公主脱不了干系。

        “有活着的,只是因为受伤严重,都已经昏迷,等他们醒后,我也问过,说是昏迷前看到将军被数十人围攻,而且也身受重伤,所以,我才会认为这个人就是将军?!?br />
        明枫狠狠地向着棺木砸了一拳,似在为自己没能够好好?;そ苑?。

        白雅梅安慰地拍了拍他肩膀,浅笑亦心疼地将他砸出血迹的手护在自己掌中。

        明枫平定了一下,又道:“我到的时候,升平公主已经浑身是血地倒在地上,因为担心将军,我并没有仔细察看公主的伤势。但是冷涛一直在她身边?!?br />
        “哼!冷涛!”提到冷涛的名字,孟骏狠狠地碎了一口唾沫,显然已经听明枫说过了冷涛的真面目:“若是真的换了人,那冷涛定然也有份参与!”

        “不错,”明枫点头道:“我与将军一直怀疑冷涛是升平公主的奸细,经过多次试探,也证实了这点。这次出战,将军就是想要一网打尽,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他们给暗中下了套?!?br />
        “你们在明,他们在暗,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也怪不得你?!卑籽琶房砦孔琶鞣?,虽然不知道洛离现在如何,但毕竟确定了一点,洛离定然没有死,至少现在这个尸首不是洛离!

        只要现在这个尸首不是洛离的,那洛离生还就有了一半的可能。

        “升平公主现在何处?”

        “升平公主也受了重伤,这七日同满我们一起回来。为了不给敌军泄露消息,我一直没有公开将军去世一事,直到昨日,皇上派出的信兵到达才将此事通报皇上,如今皇上已经另派其他兵将前往前线接掌洛家军?!?br />
        难怪朝中一直没有洛离的半丝消息,原来是他们特意隐瞒的。

        “升平公主应该受伤极重,回来途中,一直在马车中养伤,从未露面,只有她随身携带的太医,每日都会为公主换药治伤,从那端出来的一盆盆血水中,倒不像是假的?!泵鞣阒遄琶纪坊匾渥耪馄呷绽锓⑸氖虑?,只是他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洛离去世上,哪里还有闲心去监督升平公主。

      &nb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 498米!最长地铁站将建成 2019-11-07
  • 世卫将“游戏障碍”列为新疾病 哪些症状可被确诊? 2019-11-07
  • 陕西·志丹“延安苹果”推介会在北京召开 2019-11-01
  •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 2019-11-01
  • 我要讨干嘛?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2019-10-23
  • 泼皮无赖风水神,尔有脸能告诉大家这个————“腐败分子是天上掉下来的吗?”————跟帖是哪一个主帖下边的跟帖? 2019-10-22
  • 尽力打好每一场球(奥运大点兵·男篮)  2019-10-22
  • 回复@跟踪追击:咱从来没认为西方民主有什么好! 2019-10-21
  • 黑龙江飞鹤乳业有限公司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扶贫奖 2019-10-21
  • 新时代湖北讲习所:讲学成一道风景,做实成一种自觉  2019-10-20
  • 济南新规:自由职业者也可缴存住房公积金 2019-10-20
  • 贵州官方宣布曼萨诺离任 佩特莱斯库出任新主帅 2019-10-18
  • 这些最平常的东西竟然最养人 滋补身体健康生活-美食资讯 2019-10-18
  • 历朝历代的更替,又说明了什么呢? 2019-10-18
  • 合工大今年计划招8200人 合肥学院整体列入一本招生 2019-10-15
  • e世博快乐8 贵州快3今日开奖结果查询 排列三和值走势图彩票2元网 一肖中特诗句 湖北30选5开奖公告95期 娱乐平台注册送现金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怎样刷9码最稳 福彩12选5计算公式 大乐透网上不能买了 篮彩预测 江苏7位数走势 官网斗斗十三水下载 快乐12开奖结果 台湾码直播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