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债子偿家不和 法官亲情促调解 2018-11-17
  • 广西快三计划 都市言情 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 第二卷 第202章峰 人生巅峰终章

    广西103岁老人: 第二卷 第202章峰 人生巅峰终章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广西快三计划 www.ksynj.com 小说:激荡人生(绝色美女之激荡人生)| 作者:网络作家| 类别:都市言情

        柳月这一餐中饭吃的特别开心,饭后立刻告辞回学校去了。

        许柔自己开了一辆奇云跑车,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奇云公司已经chen为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之一,天方最新款的车用锂电池基本都优先配备奇云公司,这款跑车所用的电池只有一般锂电池的四分之一大xiao,车内空间更加宽敞,xx能也更加卓越。

        看着许柔熟练的驾驶动作,李景天问道:“许柔,咱们去哪儿x?”

        “爸爸,跟我回我们jia吧,我要爸爸好好陪陪我,”

        “好吧,”李景天点头应允:“许柔,你真决定了去当xx?”

        “嗯,爸爸,这是我从xiao的理想,你一定得支持我!”nv孩儿xx点点头,那尖**的下巴分外好看。

        “那你准备去什么单位?”

        “嘻嘻……凭着本大xiao姐的能力,很多单位都抢着要我去呢,不过我已经决定了,就去本市的电视台,x一段时间再看?!?br />
        “也好,那就随你的愿望去做吧!”

        很快就到了靠山居xiao区。

        十几年来,这儿的业主非常稳定,还没有听说谁卖房子或者出租的,都是自己在住,这说明他们的社会地位和经济状况都没有改变。许卉灵已经把自己在xx的另外两**房子给卖了,目前她也就住在这里。

        正要下车时却收到了丁璐打来的电话,这美nv大xx正在李景天自己的jia里等他回去,许柔当即一脸不快,李景天只好让丁璐等等。

        **宽大的客厅,早有佣人迎上前来,bang着换鞋。

        来到二楼xiao客厅内,刚坐到沙发上,许柔立刻扑到了他怀里。

        “爸爸……爸爸……我想你了!”

        李景天嗅着这丫头身体的幽香,爱怜的轻拍着她的粉背。

        “唔……”许柔的xiao嘴轻轻印在他的嘴上,xiao香丁撬开他的牙关,闯进了他的嘴内。

        片刻之后,这丫头已经是梅开一度,香汗淋漓的靠在他身上。

        她上身衣裳不整,裙子的肩带已经被退到了香肩之下,而那真丝xiao可爱则洒落在沙发上,上边依然在散发香yan靡的味道。而两人的,则依然紧紧的连接在一起。

        “爸爸……臭爸爸……美死人jia了!”

        李景天什手在她**结实的**tun上轻拍一记,心里满足万分。这丫头身上的每一寸地方他都熟悉无比,并且在她十六岁那年得到了这丫头的之身。他到现在还记得这丫头初次时的青涩、热情和破瓜后的**。

        “傻丫头,爸爸当然疼爱你了!对了,你跟若思姐姐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那儿得罪她了,我跟丁璐姐姐不就ting好的吗?她爱怎么样想就怎么样想呗!”许柔不屑的撇撇嘴,然后轻轻的扭动着纤腰。

        “xiao妖jingg,爸爸真是怕了你跟你妈妈了!”李景天感觉到分身一阵膨胀,不由吸住她的cun瓣,细细品尝起来。

        “爸爸,我知道你还没有好呢,要不,nv儿喂你吃naia?”

        看着xiao丫头双收捧着自己那粉红的凑上来,室内立刻又起了一阵的风暴。

        室内chun光明媚,自巨大的透明玻璃窗向外望去,满是西山青翠的绿意。李景天脑海中不由想起如果两个xiao丫头都在自己的身下婉转申银,同时叫着爸爸,那会是什么样的美景呢?

        回到旁边自己名下的别墅时,丁璐身着xiao吊带,超短黑纱裙正坐在一楼客厅中看电视,见他进来,也是飞快的扑到了他身上。

        “老公,你可算回来了,怎么,许柔把你喂饱了?”

        丁璐已经三十岁了,隆tun,配以高挑的身材,绝美的姿容,这些年来一直是红透世界的多栖nvxx,主要发展方向就是唱歌和拍电影,专辑已经出到了十二张之多,基本上一年一张,而且都是古典诗词配乐而来。

        李景天只觉这大xxxiong部的汹涌bobo涛挤压在自己的xiong前,分外sufu。

        “怎么,吃醋了?”一阵的口舌jiao缠后,他开口打趣。

        “吃什么醋呢,要吃醋也是若思吃,我可不跟她争。老公,我父母又在催了,你说人jia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今年就该轮到你了,chou时间我跟你一起回去见见他们,争取把这事办了?”

        这十几年来,按照以前安排的xx,除两个和两大美fu外,他已经跟自己的六个美nv老婆举行过婚礼了,也就差跟丁璐来这么一次了。

        “老公,你真好,跟我去地下室的视听室,人jia想给你表演一番……”

        品尝着大美nv的柔滑香丁,再听着她的喃喃细语,李景天心都醉了。

        “要不,就在这儿吧?”他放开这丫头的xiao香舌道。

        “哥哥老公,不嘛,我们去地下室,”丁璐再次搂紧他的脖子,wen在他大嘴上,闯入他嘴中一阵后,喃喃道。

        “好吧!”李景天手在她**tun上轻轻抚摩,心道,这美nv越来越**了。

        来到地下室,丁璐却xx道:“我去换一件衣服,不许你偷看!”

        “换什么衣服呢?就这样不ting好吗?”李景天奇怪道。

        “不吗,好老公!”丁璐轻轻扭动撒jiao道。

        见李景天点头答应,她笑盈盈去了。

        李景天自然遵守自己诺言,心道,这丫头会给自己一个什么样的惊喜呢?

        过了一会儿丁璐果然出来了,穿着一身演出服,黑sechang筒高跟靴,修chang白皙的美tui往上是一条布满hua边的黑se短裙,也不过刚刚能把包着;上衣同样是一件黑纱上衣,一点也不透。

        她肌肤雪白如yu,衬托着一袭黑衣,异常吸引眼球。

        “哥哥,我这就唱给你听!”她飞给李景天一个媚眼,开始唱起来。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mi蝴蝶,望帝chun心托杜鹃?!?br />
        她唱的很投入,就如在台上演出一般,双手时而在腰间,时而又抚上酥xiong,只不过多了一些火辣和放纵,明眸之中颇有几分冷yan。随着她舞姿加快,纤腰剧烈扭动,裙摆飞扬,黑se飘飞起来的时候,李景天双目如炬,突然发现她竟然是真空装,裙子里边不着一物,雪白**tun,神秘hua瓣时隐时现,稀疏xiao草撩人向往。

        **tunxiao蛮腰,双峰俏耸立??上д庖磺腥缤鑘un一现,很快又消失。

        然而它们处处撩拨男人心底的一丝。

        李景天觉得一紧,宝贝昂首ting立,ku子明显压制了它的发展!

        丁璐适时抛来几记眼神,有清纯、chen熟、还有一丝xx,给李景天一种不断变化的感觉。这让他想起了她在歌唱会上的表演,那时的她,更多的是一种出尘、清丽*俗的气质,然而此刻却多了好多东西。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yu生烟。

        此情可待chen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br />
        “哥哥,唱的好吗?”丁璐唱完一曲,停在原地,朝他道。

        李景天快步走上前去,将她揽入怀中,嘴凑到她耳边道:“太好了,璐璐?!?br />
        丁璐xiao手下探,隔着ku子mo着他的宝贝,在他耳边腻声道:“哥哥,它好像有些生气了哦!人jia把它解放出来好吗?”

        她说着就把李景天ku子拉链拉开,一把将拉了出来。

        李景天再也忍受不住,道:“xiao东西,老公受不了了,快,坐到我怀里?!?br />
        说完双手揽着丁璐纤腰,后者脚尖顿地,身子一跃,已是跳了起来,双tui立刻缠在他腰间,hua瓣刚好被赤柱贯穿!

        “x……”丁璐发出一声满足的申银。

        “xiao宝贝儿,是不是早就xx好要这样勾引老公了?”他大手也没有闲着,自她裙摆下抚上她光滑紧**的xiao,在上边无意识的轻轻拍打着。

        “哥哥老公,好热、好烫x!”丁璐无意识的jiao啼着,xiao不停扭动,鼻子和xiao嘴里的温热气息喷打在男人脸上,如兰似麝,更让男人情动。

        李景天觉得jiao接之处一gu热流正淋在自己上。

        “好哥哥,你喜欢人jia这样吗?”丁璐媚眼如丝,星眸半闭。

        “喜欢……”男人喃喃道,另一只手爬上少nv的饱满的酥xiong,在樱桃上肆意玩nong……

        xx之行结束后,李景天立刻就回到了天方基地,这里迎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那就是方雅菲的爷爷。老爷子一年前刚从这个国jia的第一人位置上下来,这还是他这几年来第一次来天方基地视察呢。

        跟他来的一行人中,自然有甘肃和武威本地的领导。

        走在宽阔的高速公路上,看着两边仿佛无边的绿se丛林,武威的市chang丁同介绍道:“这两边是宽达三十多公里的防护林,所以这条高速公路一点也不受风沙的影响,这几年,武威的气候越来越好了,更像是一个内地城市而不是沙漠边缘的城市?!?br />
        韩东明早在三年前即顺利chen为了甘肃的省委书记,闻言接着解释道:“这天方集团每年为我们甘肃上jiao几百亿以上的税收,也算是bang我们解决很多问题吧?!?br />
        “是x,”丁同接着解释道:“天方基地每年还为武威提供几十万吨的粮食,真不敢相信,以区区一个天方基地一万人多一点竟然能有这么大的能量?!?br />
        “哦,我记得一开始只有一千多人,怎么又出来快一万人了?”方爷爷饶有兴趣问道。

        “您不知道,七年前,天方大学开始建立,并向全国招生,目前在校生已经接近六千人了,所有学生均为免费入学?!?br />
        韩东明笑着道:“我对天方的人口构chen还是比较了解的,他们这一万多人中,大学教师和学生就有接近七千,天方生产、研发及销售的员工有八百多人,从事农业的人员为四百多,剩余一千八百人均为服务行业的,从去年起,天方基地内基本上已经没有新的建设项目了?!?br />
        “一个八百多人的工厂,奇迹x!”随行的人员纷纷点头。

        方爷爷却心里明白怎么回事,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孙nv婿的本事!

        车行也快,不到半个xiao时的时间就到了天方基地内,老人看着窗外的绿意,不由赞叹道:“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儿是森林公园呢!”

        公路两边入目满是葱翠高耸的大树,不见任何建筑物,只见一条银白se的河流自森林中缓缓流过,给人感觉就像到了童话中的森林。

        再往前去,就看见一座座的建筑物点缀在森林之中,给人的感觉是那么的和谐,一点没有突兀之感。这些建筑最高不过六层,全是典型的上世纪五十年代那种建筑风格,彼此之间错落有致,处处透着古朴的风貌。

        “这些是?”方爷爷手指着问道。

        “这些就是天方大学的园区了,再往前一点就到了天方基地的核心了,”韩东明在一旁道。

        果然,前边就是一个大的广场,虽为广场,却也处处都是高耸的大树,不过大树中间的空阔之地有人工修饰过的痕迹罢了。此刻的广场上,人并不是很多,只有一些老人带着孩子聚在一起。广场周围是一圈建筑物,正对来路的,就是那座九层高的楼房,浅绿se的玻璃幕墙很有几分现代气息。

        “方老,那座绿se大楼就是天方公司的总部,旁边的那两座十几层高的楼则是五星级标准的酒店。另外,电影院、剧院、邮局、电信服务中心、饭店等也基本上都围绕在广场周边?!崩罹疤旃赜诰频甑纳柘牖故敲挥惺迪?,目前的两座均按照五星级标准建设。

        韩东明指着天方总部道,那里已经有一些人等在men前。

        “那些外国人是怎么回事?”说话间,车已经经过了酒店men口,方爷爷刚好看见了那些出出进进的外国人,不由问道。

        “他们是国外那些大汽车厂jia的常住代表,目的也就是为了获得天方的电池配额,”丁同不屑道。

        “哦?”

        “五年前,随着石油产量的递减,天方就实行了这配额制度,那些汽车厂jia的产量受到了巨大影响,不得已派出了这些公关人员?!?br />
        世界石油产量的下跌其实是提炼chen本的上升造chen的,而这一切都归功于李景天对主要油田的思感影响,当然,这段历史,李景天是不可能向世人透lu的。低石油产量加上人们对清洁能源的渴求,以及天方产品的低价高xx能,还有就是远远领先于竞争对手的市场位置,天方的锂电池不知不觉间已经垄断了这个世界的机动车甚至飞机能源市场。

        车稳稳的停在天方总部前边,早有人上来开men。

        李景天正在这等候的人群之中,见老爷子出来,立刻凑上去道:“爷爷,欢迎您来天方基地!”

        方爷爷一笑:“哈哈,我在位的时候,都没有来看一眼,现在才来,你不怪我来晚了吧?”

        “哪儿敢呢,我欢迎还来不及呢!”李景天也陪笑道。

        自苏雪后,他跟几nv的婚礼均悄悄的举行,自觉对这几个老婆的娘jia人都有亏欠,索xx也就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百般讨好他们。

        “好,那我们进去看看吧,”方爷爷点头道。

        李景天跟韩东明已经丁同打过招呼,带头走了进去。

        前台接待处的四个美nv身着红se**裙笑意盈盈的站着一弯腰,道:“欢迎领导视察工作!”

        两个身材魁梧的保安则一个立正敬礼,一看就是部队下来的。

        方爷爷点点头,目光在大堂内一扫而过。这里的布局类似酒店的大堂,左侧摆放了不少的沙发和茶几,而集中在右侧的那片空旷区域,则是几部大屏幕电脑和天方所有锂电池产品的展示,太阳能电池却不见一台。

        “这儿足有十米之高,面积恐怕得有三千平米吧!”方爷爷问道。

        “嗯,您老真是目光如炬!”李景天由衷赞叹道。

        “我老头子以前可是学建筑的,能看不出来吗?”方爷爷说着走到锂电池区域慢慢看了起来。所有说明均以中英法德俄五种文字写就,倒有点像是联合国开会时的样子。

        “爷爷,您看是先去会议室呢,还是每层先走走看看?”刘欣然xiao心问道。

        “还是先去每层都看看吧,也让我老头子开开眼界,至于介绍吗,可以在路上讲,就不用去会议室了?!?br />
        “也好?!?br />
        二层三层是销售部men办公室。这两层是全开放的设计,只有几个领导的办公室单独封闭起来,放眼望去,全是忙忙碌碌的员工。

        “哦?这儿的员工也不是很多吗!”方爷爷随口道。

        “爷爷,我们这儿的每个员工的办公面积可以达到三十多平方米,所以整个销售部也就四百人不到,当然这只是总部的销售人员,若是加上国外几个大区的两百多销售人员,那就达到了六百多人了。这是我们负责销售的副总荆永生,还有一个副总王勃今天没有在?!?br />
        荆永生立刻热情的跟老爷子打招呼。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 父债子偿家不和 法官亲情促调解 2018-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