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父债子偿家不和 法官亲情促调解 2018-11-17
  • 广西快三计划 玄幻魔法 醇酒玫瑰 醇酒玫瑰(12)(完)

    广西快三预测软件: 醇酒玫瑰(12)(完)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广西快三计划 www.ksynj.com 小说:醇酒玫瑰| 作者:小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大神坑字数:8267第十二章插翅难飞“噢,九圣灵在上……”霍伊尔刚刚收好手中的那本魔法笔记,转身就看到了醇酒玫瑰的最后一位成员:公正神官雪蜜莉娅,准确的说是正在微笑着扑打翅膀飞向处刑台最后一个位置的雪蜜莉娅。

        霍伊尔顿时捂住了自己的额头,因为处刑台的最后一个位置赫然屹立着一个……绞刑架!

        开玩笑,要用绞刑来绞死一位翼人???想到这里霍伊尔顿时感到阵阵无力感泛上心头,无奈的对雪蜜莉娅说道:“雪蜜莉娅小……”

        “领主大人我的愿望就是被吊死在绞刑架上,您不会连这一个简单的愿望都不给我实现吧?嗯……”

        雪蜜莉娅看出了霍伊尔的意图,立刻微笑着转头面向霍伊尔,檀口微张出言打断霍伊尔的话。然后便在霍伊尔一脸尴尬的干笑中把自己像天鹅般细嫩的脖颈套入索套内,右手按下活动翻板的按钮,她所站立的翻板马上开始慢慢地下沉,而那条套住这位翼人神官脖颈的绞绳也在不断地拉紧,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见雪蜜莉娅背后的羽翼正在不断地扑扇着,令她的身体呈现悬浮状态,脸上还装作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身体开始拼命的挣扎起来努力的用腿做出各种动作,左右晃动她那苗条的腰肢。不知道的人可能还真会被她给唬住,认为她现在正在处于窒息的状态。

        “噢,领主大人,请问您是不是要先把我的双手给绑上呢?又或者是要割下我的羽翼做收藏?又或者是要试试看加上你的重量我还能不能飞起来呢?”

        雪蜜莉娅用充满挑逗的话语惹得所有来看热闹的人们纷纷发出阵阵善意的哄笑声,因为正义神殿有规定:要处死正义神殿的神官时不准许给她们佩戴任何的枷锁和镣铐!因为她们绝对会是天际里最能遵守领地规则的人,所以不需要在处刑时给她们上束具。

        可是公正之神的神官们个个都有着律师的兼职,钻法律规则的空子可是本能。

        所以在天际大陆上常?;嵊械钡亓熘髟诖λ勒庑┬愿锌砂纳窆倜堑氖焙虮凰抢米约毫斓氐姆陕┒蠢茨殖鲂矶嘈?,虽说最后这些机灵的姑娘们统统都难逃一死,但是却总会在当地留下一些茶余饭后的笑料。

        果然,所有人纷纷露出期待和戏虐的笑容,期待着小领主怎么应付这位神官的戏弄,这可是个有趣的谈资呢。

        霍伊尔很头疼,这位翼人小姐用自己领地的规矩来打自己的脸,这是赤裸裸的挑衅,身为贵族,自己若没有强势的反击手段,今后怕会是成为别人的笑柄了。

        沉吟了片刻后,霍伊尔眉头一挑,露出了一脸微笑,走到正“吊着”雪蜜莉娅的绞刑架旁,用十分温和的语气对正在不断“挣扎”的女神官说道:“雪蜜莉娅小姐,你不知道,其实我有准备一些礼物给你,只不过刚才你上来的动作太快,所以我现在就拿出来送给你?!?br />
        “噢~请问是什么礼物呢?领主大人?”雪蜜莉娅露出可爱中又夹杂着疑惑的表情,转头看向正在自己的空间戒指中掏东西的霍伊尔。

        “额,首先呢是这个?!?br />
        只见霍伊尔从戒指里拿出了一根恐怖的按摩棒:黑色的棒子周身有着像狼牙棒一样的突起,龟头不但巨大还带有金属小粒,由于上面镶嵌著雷属性的魔晶石所以还可以判断这东西是可以释放电流!而棒子的尾部还有两条金属绳子,两根绳子的尾部都连接着一个相同款式的黑色小方盒子。

        雪蜜莉娅在看到这个恐怖的棒子后眼角一跳,深深地吞了口唾液,娇躯正在微微的打著寒颤同时心想:这东西如果被送进自己的体内后自己绝对会被玩坏掉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东西同事会给自己带来的快感时噢……我的公正天平??!

        (我的老天爷?。┗粢炼吹搅松窆偕倥幕ㄑㄓ质敲偷匾凰酢捌诉昶诉辍钡牧鞒龌ń?,就满意的拿起那一套调教用的黑色棒子对雪蜜莉娅说道:“这个棒子是和后面的感应器联动的,只要这个感应器被触动的话……就会……”霍伊尔的手指轻轻地弹了下一个感应器的下面的金属片。

        顿时那根黝黑的“狼牙棒”居然开始了顺时针的旋转!而还没等到雪蜜莉娅反应过来,霍伊尔又用手指头弹了下另一个感应器,顿时那个有鸡蛋大小的龟头就跳出了一阵蓝白色的电??!演示完毕后霍伊尔在雪蜜莉娅一脸的紧张和无助的目光中吹了口呼哨,一边伸手抚弄着少女神官那长满了和她发色一样是暗红色“芳草”的沼泽,她的阴毛不多,但是很密、也很短,摸上去沙沙的,舒服极了,穴口的的那两片迷人的花瓣有些小,呈现出淡淡的粉红色,褶皱堆垒无比诱人。

        霍伊尔在梳理阴毛的同时还时不时在沼泽顶端的花蒂上用指甲划动,不断地挑动着这位神官少女那脆弱的神经,令这位翼人小姐的小嘴里不断地发出断断续续的娇吟。当然在舒服之外,也有点难受,雪蜜莉娅总感觉到心头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搔,有说不出的烦躁,霍伊尔说完后便故意使用慢动作,让雪蜜莉娅更加的延长在其心里的焦虑和不安持续的时间。他轻轻拨开雪蜜莉娅的双腿,她的腿非常强健有力,腿上没有一点赘肉,薄薄的皮肤下就是坚韧的肌肉,这几乎是所有盾战士的特征。

        “雪蜜莉娅小姐,想象一下,如果这棒子全部塞进你的阴门那你会等下有多舒爽?”霍伊尔的话还没有说完,慢吞吞的动作忽然像是化为平时早晨的剑术练习中的第一个被他练得管瓜烂熟但依旧每天都要做一千回的动作:直刺!目标就是雪蜜莉娅的那眼正在不断涌现出黏糊糊滑腻腻花浆的诱人蜜穴!

        突然间的一阵难以言语的满足感从最深的地方传来,雪蜜莉娅“啊……”地轻吟了一声,忽如其来的袭击使得她下意识的挺直腰。却没想到她一用力,反倒让霍伊尔手中的棒子更深地刺入,已经有一半的棒身进入了这一个温软的暖腔。

        雪蜜莉娅的感觉先是由于霍伊尔挑逗使得自己的蜜壶早就已经酸麻到了极点,而现在却被骤然的填满自身的空虚后令她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飞了起来似的,又仿佛是坠入了九幽深渊,她的身体就像是通电一般颤抖不已,阴道剧烈地痉挛着,穴口喷涌出汩汩的阴精。

        而霍伊尔的感觉是,他手中的棒子插入的地方又紧又窄,几乎是硬挤进去的,里面像是有一双手紧紧攥住似的,但是又比手指要柔嫩纤细无数倍。然而他的手再稍稍用了点力想让棒子全部进入时,让他想不到的是,他居然没有拔出分毫,手中的黑棒被箍得紧紧的,雪蜜莉娅那娇嫩的小穴口,居然像是铁铸的一样。

        只听到咯咯一阵轻笑,笑声让霍伊尔感到面红耳赤,他知道自己又要被戏耍了。不过他更惊诧的是,他和雪蜜莉娅之间的实力差距,他用的毕竟是整条手臂的力量??!

        “呼呼,领主大人,看来是您因为中午没吃饭所以没有力气了?”雪蜜莉娅一边调笑,她的腹部一阵蠕动,穴口总算是松了一些。不过就算是这样,霍伊尔想拔出来也颇为艰难,他只抽出二分之一,正打算再插进去,没有想到雪蜜莉娅却轻轻舔着他的耳朵腻声说道:“领主大人,要全部拔出来哦,然后再重重的插进去,你的臂力太差,以后要多锻练一些啊~”

        霍伊尔把那根狰狞的黑棒子及根捅入雪蜜莉娅的花道后,雪蜜莉娅就眯起眼睛享受着棒子给她带来的满足?;粢炼膊辉谝?,拿起挂着的那两个感应黑盒子贴在雪蜜莉娅身后的那对羽翼的根部!

        正陶醉在高潮的余韵中雪蜜莉娅立刻惊呼一声,她的羽翼突然僵硬,身子一坠,嗓子里才冒出尖叫就猛地被绞绳给勒了半截回去!

        然后她挣扎了起来,羽翼时而急切拍打,时而僵硬,一双玉腿仿佛正在跳探戈一样拼命跳跃踢腾,连没有束缚的手都几次想去抓绞索来给自己缓口气,若不是雪蜜莉娅的意志还算足够坚定,每次快要抓到绞索时硬生生的收回手,神官不受拘束的尊严就被她丢尽了。

        只不过那情形对一个翼人来说真是很不可思议,就好像一个游泳健将毫无防备的突然给人踢进水里,他就跟溺水了一样慌乱扑腾。

        现在的尴尬处境只有雪蜜莉娅自己知道,两个感应器的位置处于她羽翼的根部,只要她一扇动双翼,深埋在花穴里内的那根“狼牙棒”就会肆意的大闹子宫;而如果不扇动双翼绞索就会勒住她优美的脖颈。

        霍伊尔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快意的说道:“雪蜜莉娅小姐,其实要绞死翼人真的很简单,只要不让你的羽翼煽动那你就和你的伙伴们没什么区别了?!?br />
        “啊,差,差点死了……”雪蜜莉娅毕竟是实力强大的翼人,居然在这样的处境下找到了呼吸和享受的平衡,甚至还继续挑衅霍伊尔,“呜呜……这这……实在是…是太…激烈啦……啊…但是……光这个……喔噢……要泄了?。?!光靠……这东西就想……要……要……绞死……一名翼……人那……就太过天……啊啊啊真……了!这…程度的……刺我可以……以坚持……整整一天……呀!”

        霍伊尔知道这样的确可以用这个办法慢慢地消耗这位神官少女的精力和体力,直到她筋疲力尽无力换气就可以彻底的完成这一场对他而言无比煎熬的处刑。但是他也清楚少女的话并没有错,要真的是用这种消耗的法子来吊死她的话时间还真的不够,要知道今天晚上他还有个宴会呢。

        看着霍伊尔轻佻的模样,雪蜜莉娅心里泛起不安的感觉,她吃不准这位小领主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你……你要……做什么,你……不能……给我……用药……的,那是违……违禁……行为……”

        原来霍伊尔把铁罐子放在处刑台上后,便拿起那根透明的管子,管嘴先是抵在翼人神官少女的后颈上,然后再缓慢地顺着她那雪腻的背脊线直直向下,“那当然,我才不会用规则以外的作弊手段,我只是要给你……灌肠!”

        管子终于来到了最后的目的地,就是这位翼人少女那比自己的花穴还要隐秘的部位:小嫩菊!

        “灌……灌肠?”雪蜜莉娅有些慌乱。

        “没错,就是灌肠,而且用的还是今天早上刚刚研磨好的热可可。来,让我给我们尊敬的雪蜜莉娅小姐地那娇媚诱人的小美菊尝尝鲜!”

        “什……什么???热可可!”雪蜜莉娅一听,顿时浑身僵硬。要知道这可可浆可是很沉重的,这么一大罐可能有最少十几磅重,全部灌进肚子,那还不等于在自己的肚子里塞了个足月的婴儿???

        这还是次要的,十几磅虽然重,也就多耗点体力,缩短几个小时的坚持时间罢了??赏蛞蛔约罕锊蛔÷┝顺隼?,哪怕只是漏一点点在自己又白又圆的美臀或者长腿上,绝对会像白纸上的墨水一样清晰醒目!可可是深褐色的,那颜色很难不让人产生误会啊……这位公正之神的神官少女也并不否认自己的放荡,这是女人的天性,但她的脸皮还没有开放到当众表演『拉屎』的地步啊。自己的队友们在刚才的处刑里基本上都是以非常体面的方式死去的,她就万分懊悔去挑衅这位邪恶的领主大人。

        想到神职人员被处以极刑后无一例外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第二页](快捷键→)
  • 父债子偿家不和 法官亲情促调解 2018-11-17